小鹏与特斯拉:江湖仇怨,正面对决

小鹏与特斯拉:江湖仇怨,正面对决

因为一名工程师,小鹏遭受了特斯拉长达一年的霸凌。小鹏到底有没有拿特斯拉的技术?江湖恩怨从来都说不清。面对霸凌者,小鹏缓缓拔出了利剑。刀光剑影后,谁是谁非,不言自明。

4月27日,小鹏汽车的电动轿车P7将如期发布,这象征着“造车新势力”们终于有一款轿车,能够与特斯拉国产Model 3展开正面较量。作为小鹏汽车的董事长,何小鹏对这款车型及其商业体系也信心满满,新出台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更让他感觉“福神降临”。

不过,大洋彼岸的马斯克并不想让这场发布会过于顺利,小鹏汽车三番两次的挖角和“盗窃”,他始终耿耿于怀。就在P7即将发布之际,特斯拉对前工程师曹光植窃取自动驾驶机密的指控再次升级,要求法官迫使小鹏汽车公开其自动驾驶源代码、上交电脑硬盘图像,甚至要求涉案员工接受面谈。

对于特斯拉的“无理要求”,小鹏汽车颇有些无奈地表示:“自诉讼至今为期一年的时间里,特斯拉所极力表现出来的一切尝试,都显示出对一个年轻竞争对手明显的霸凌行为。”——这是马斯克的一贯风格。对于“叛徒”和“可怕的”泄密者,他从来都不手软,甚至会在百忙之中腾出精力去跟他们纠缠到底。

这次升级版的指控来得突然,难免让人怀疑特斯拉在“搞事情”。不过,这只能算是电动汽车大战前的小插曲。随着汽车消费刺激政策的出台,擦枪走火之间,空气中的火药味也渐渐浓烈。打嘴炮谁都不输给谁,但抢市场却要真刀真枪。抛开两家公司间的江湖恩怨来看,小鹏P7是否有实力与特斯拉Model 3正面对决?

特斯拉、小鹏的江湖恩怨

小鹏与特斯拉结下梁子,最早是在2017年10月。当时,特斯拉Autopilot 2.0的核心打造者之一、特斯拉机器学习团队负责人谷俊丽宣布因个人原因辞职,随后便加入了小鹏汽车,任职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

谷俊丽为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的开发立下了汗马功劳,为了Autopilot2.0的量产,她以一己之力完成了核心计算单元50%的代码。在特斯拉任职期间,她直接向马斯克汇报工作进展,有时甚至天天电话会议。谷俊丽说,在特斯拉一个季度的工作量,相当于在其他公司1年的工作量。马斯克对待下属一向严苛,但谷俊丽却赢得了马斯克的赞许,认为她的工作非常“impressive”。

马斯克对人才录用标准极其严格,只招募“最聪明的人”。这样的用人标准构建了特斯拉的顶尖团队,但也吸引苹果等公司展开了疯狂的挖角,一度让特斯拉陷入用人荒。对此,马斯克尽管口上不说,心里却颇为恼火,嘲讽苹果为“特斯拉的墓地”。不过,苹果虽然挖人,但它的Titan计划却一直胎在腹中,而小鹏却是挑战特斯拉的直接对手。因此,谷俊丽被小鹏挖走,马斯克肯定感到非常不爽。

作为电动汽车的后来者,小鹏要想在自动驾驶领域赶超对手,人才是关键。这也给小鹏带来了不小的麻烦。2018年7月,苹果工程师张晓浪涉嫌违规下载苹果自动驾驶汽车电路板资料,但在登机前被FBI逮捕。当时,他已经入职小鹏汽车。2019年1月,FBI再次指控另一位参与苹果自动驾驶汽车项目的华裔工程师陈继忠,称其存储了大量的机密文件,而目标下家仍然是小鹏汽车。

苹果一点也不客气,直接通过FBI提起刑事诉讼,而特斯拉却对涉嫌剽窃Autopilot代码的工程师曹光植诉诸民事诉讼。据BBC报道,霍夫斯塔大学法律博士游天龙指出,这可能是因为特斯拉当时刚刚摘得上海地块,计划建设上海超级工厂,是“不看僧面看佛面”。而另一方面,特斯拉却“既给了小鹏一记提醒,也保留了事态升级的主动性”。

特斯拉对小鹏的指控升级,似乎印证了游天龙的说法。马斯克非常重视这件事情,但他没有把事情做绝,而是揪住了对手的小辫子。持续一年的“骚扰和霸凌”,在小鹏的关键时刻扩大指控,这很马斯克。

马斯克掌管着特斯拉、Space X、SolarCity、Hyperloop四家公司,但他却似乎有着充沛的精力,甚至会腾出精力来对付特斯拉的泄密者。

对于曹光植事件,他在很长时间里都耿耿于怀。2019年5月,特斯拉安全团队发给员工的内部邮件中,曹光植的事情被当做了典型案例。邮件警告员工,泄密将会面临解雇、索赔,甚至刑事指控的严重后果。直到12月份,马斯克还惦记着这件事。他转推了一篇文章,并以两个笑哭的表情质疑小鹏汽车的“自主研发”。而仅间隔不到一个小时,他又回复了一名网友,称小鹏的自动驾驶软件是用了特斯拉淘汰的软件版本。

小鹏与特斯拉:江湖仇怨,正面对决

图 | 马斯克发推讽刺小鹏汽车的“自主研发”

这不是马斯克第一次这么做。2018年6月,在一篇报道泄露了特斯拉工厂中的隐秘数据后,马斯克生了几个周的闷气,并派出调查人员,采用跟踪、手机监控、制造新闻等手段,对泄密者进行了打击报复。

马斯克是乔布斯精神的继承者,但同时,他也是一个手段高明而又难缠的复仇者。

电动轿车展开正面对决

指控的升级点燃了电动汽车行业2020年的第一把火,而第一场战役的主角,就是小鹏P7和特斯拉Model 3。

一直以来,除了比亚迪、吉利等传统车企外,蔚来、威马、理想等造车新势力推出的均是SUV车型。这样的定位符合中国人喜欢SUV的习惯,也避免了与特斯拉的Model 3车型正面竞争。而与Model X相比,国产电动汽车无疑具有更高的性价比优势。小鹏P7的诞生,是造车新势力们在轿车领域的首次尝试。

对于特斯拉这条“鲶鱼”,造车新势力们是心存恐惧的。4月23日,四部委联合发布的新能源补贴政策规定,享受补贴的车型价格需要在30万元以下。这让理想汽车CEO李想对国内纯电动品牌的命运产生担忧,他认为,一旦特斯拉降价,可能就是一场“灭顶之灾”。

不过,对于P7的前景,何小鹏却信心满满。他在微博表示,补贴政策对于小鹏P7没有影响,反而对小鹏的商业体系产生利好,简直是“福神降临”,而特斯拉的竞争更多是对部分合资和高端品牌的新EV产生挑战。但次日早间,他又表达了自己对特斯拉降价的判断,并认为所有15~40万元的电动汽车竞争压力都会明显加大。

小鹏与特斯拉:江湖仇怨,正面对决

图 | 何小鹏发微博谈对补贴政策的看法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特斯拉没有降价,反而将价格上涨了4500~5000元。不管特斯拉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何小鹏肯定都松了一口气。起码,他已经占了一部分天时地利,剩下的,就是如何讨得用户的欢喜了。

P7发布在即,抖音汽车评测的评论区里,越来越多人在问同一个问题:P7和Model 3,到底选哪一款?P7方面,有人惊叹它的外观,称“看起来就像是国产保时捷帕梅拉”,有人则对706公里的续航、丹拿音响和L3级自动驾驶表示期待,也有人对“还是差那么一点点”的内饰、舒适性欠佳的后座表示不满;特斯拉方面,既有用户对Model 3强烈的“失重感”、和充电速度感到畅快,也有用户对较大的噪音、略显粗糙的做工感到失望。

与已经卖出超过100万台的特斯拉相比,小鹏在规模上仍然无法相提并论,据中汽协数据显示,今年3月份,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单月销量超过1万辆,是蔚来、威马和小鹏汽车单月销量总和的3.5倍。对于小鹏P7来说,想要挑战特斯拉Model 3,需要在电池、续航、自动驾驶、产能以及充电网络等方面下更大的功夫,给用户更好的体验,树立更好的口碑。小鹏P7有这个实力吗?我们不妨对比一下:

电池和续航方面,小鹏P7与特斯拉Model 3均采用宁德时代的电池,P7的最长续航里程达706公里,Model 3的最长续航为668公里。从字面上来看,P7在这一点上似乎更有优势;

自动驾驶方面,小鹏P7采用XPILOT 3.0自动驾驶辅助系统,号称已经达到L3级自动驾驶,据小鹏官网介绍,XPILOT系统做了许多本土化升级,更契合国人驾驶习惯。而Modle 3标配的是基础 L2 级功能,完全自动驾驶能力(FSD)则需要额外支付 5.6 万元。不管小鹏的技术是否剽窃,单从消费端的体验来说,P7似乎更有优势;

产能方面,小鹏P7将放弃G3的海马代工,转而采用新建的肇庆工厂,据称年产能将达到10万辆,可以大规模采用本田和日产等日系零部件供应链。国产Model 3则由上海超级工厂生茶,据称目前周产能已经提升至3000辆,年产能可达15万辆。从销售规模和产能来看,双方似乎均能基本满足产能需求;

充电网络方面,小鹏汽车目前已投入运营97个超充站,与20万个第三方充电桩实现互联互通,并能够共享蔚来汽车的超充站,而特斯拉在大陆建设的超级充电桩数量已超过2300个,目的地充电桩超过2100个。从充电网络上来看,特斯拉的充电网络更加庞大,在自建充电站上,小鹏汽车仍需要投入更多。

综上所述,在几个硬性条件上,小鹏P7似乎能够与特斯拉一比高下,甚至在某些方面占优。但是,做好一款车,似乎仅仅是一个开始。对于一个年轻的电动车企来说,特斯拉这位“霸凌者”所走过的路,仍待它去探索,特斯拉走过的坑,它或许也不可避免地要走一遍。

这场对决中,重要的或许不是谁的武器更锋利,而是谁能把车卖出去。

原创文章,作者:从林。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 转载说明 。违规转载,侵权必究。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并禁止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