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是衡量创新的糟糕方式

专利是衡量创新的糟糕方式

在一个指数型技术进步的时代,专利活动和创新之间的关联程度到底有多强呢?至少,如果仅仅是对比公司与公司之间专利的绝对数量是具有误导意义的。

从表面上看,专利为创新评估提供了一种简便的方法。不管怎么说,专利数据是事先准备妥当的,且具有目标性,可量化的,因此你可以很快根据公司、城市或者国家总结出专利的数量,并能很快根据地理位置、行业甚至时间段对创新获得一个感知。这样一来,专利经常被作为是创新的主要指标就不足为奇了。

然而,在一个指数型技术进步的时代,专利活动和创新之间的关联程度到底有多强呢?

至少,如果仅仅是对比公司与公司之间专利的绝对数量是具有误导意义的。例如,对2015年各公司获得的专利数量而言,根据这一标准,IBM和三星是全球最具创新性的企业,分别获得的专利数量为3059项和3052项。谷歌排名第五,拥有1083项专利,比为微软(第七名,1037项专利)仅仅多了一点。而苹果公司一直被公认为是全球最具创新性的公司,根据这一标准,仅仅排名11位,拥有专利数为780项。Facebook甚至都没有进入前40名。

将专利作为一项评估创新在不同国家差异的标准,也会导致一些令人不解的发现。例如,仅通过专利判断,2015年彭博创新指数表明,美国的创新能力在全球排名第四位,位于韩国、日本以及中国之后。美国之后是德国,而德国确实是一个创新性国度,但或许不是你第一个想到的创新性欧洲国家。难道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公认为是世界上最具创新性的地区)上不应该有一个国家进入前五吗?

即便是运用一个更宽泛的评判标准——例如将专利应用通过人口分拆,减少规模的影响——会导致一些明显的反常现象。例如,经合组织(OECD)采用了专利密度的概念(对某一领域,每10000名成员中的专利百分比),该数据可以用来测算世界上最具创新性的城市。2013年,美国最具创新性的城市是圣地亚哥、旧金山、波士顿和明尼阿波里斯市。这些城市表现良好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是很多技术、医药以及生物科技公司的总部所在地,这些公司会经常申请专利保护其创新。但是有些城市是创新者和创意性思想者所在的城市,但一般不会有很多会申请专利的企业,这些城市我们应该如何来评判呢?

评判专利对创新影响的一个更准确的标准,或许就是如专利引用的因素了。不是去总结在某一特定水平的专利数量,相反,我们跟踪专利引用的数量将是评价专利的创新性价值的更准确方式。如果一项专利经常被别人引用,那么这项专利一定比其他没被引用的专利更具价值。把引用最多的专利看作是创新世界中谷歌搜索引擎中的首页搜索,这些专利是当人们想要在领域内继续创新时想要看的内容。

不过,仅仅拥有大量的高度引用的专利(不是一系列低质、无聊的专利)并不意味着你能够从那些专利中获的实质的创新。如果你将创新看作是一个从开始创造到最终产品的完整过程,那么专利评估的仅仅是这个过程的前端——实际的创造——而不是创新的后端——商业化产品的发布。

而且,21世纪,技术变革瞬息万变,正侵蚀着曾经可以维持纪念的专利价值。创新生命周期如今都是以月度来计算,不再是年份来计算了。创新既会发生在商业方式和过程中,也会发生在特定产品中。结果,仅仅是囤积大量的长期专利并不总能实现预期计划。当你试图运用那些专利的时候,市场或许已经毅然决然的离你而去了。

这就导致了一个更进一步难题的出现:为什么我们会看到如此多的公司集中囤积大量的专利呢?最让人惊讶的是IBM和三星在2015年的前五个月已经获得了超过3000项专利了。一个比较幼稚的回答是,我们生活的时代是一个技术创新至高无上的时代,在这个时代,各企业正以惊人的速度大量制造专利。

一个更加微妙的回答是,专利已经成为了预防专利抄袭的潜在防御工具。简言之,花费成千上百万的资金用于专利申请要比花费上亿元司法保护费或其他损失费要便宜的多。

而这正是21世纪创新真正令人不安的特点——专利抄袭正将专利从一个创新活动徽章转化成为了一个消极的事情——似乎是一种创新税收。这一税收增加到了每日产品的成本中,根据一项估算,生产一部智能手机一半的成本是用于支付专利费用。哈佛商业学院的一名教授甚至说,根据专利的最终经济影响,专利是破坏性的,而不应是创造性的。

那如果专利不是评测创新的最佳标准,什么才是呢?

当Tim O’Reilly在5年前提问相同的问题时,一些回应还是比较具有启发作用的——似乎越来越有一个共识,就是我们应该对特定创新的“终端用户使用价值”进行评估,而不仅仅是关注花费在研发上的支出或获得的专利总数。其应该包含各种创新的评估,不仅仅是综合性大企业及医药公司的专利,同时还包括在创客世界中发现的创新,在开源世界中的创新,在新兴新行业中的创新等。

这些都很重要的原因是专利改革的主题——似乎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再一次重新出现在司法监管者以及华盛顿说客的监控范围之内。我们曾将将专利看作是鼓励创造性和创新的方式,与之不同的是,我们现在或许更适合以他们已经变成的事物来看待他们:一项经济制约因素以及一项专利抄袭的目标。特斯拉在这一方面遥遥领先,已经将其专利组合开放对外了。改革专利系统就因此需要改革我们看待专利的方式以及创新本身的特点。

本文由未来学人独家翻译自华盛顿邮报,点此查看原文链接。如若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及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并禁止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