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了里程焦虑,李想患上“増程焦虑”

没了里程焦虑,李想患上“増程焦虑”

理想ONE火了,销量火,车更“火”。滚滚浓烟中,人们惊奇地发现,増程式电动车也会自燃。这是李想剑走偏锋的代价,也是他必须尽快解决的难题。

遭遇疫情、无缘补贴、新车自燃,理想ONE的开局一波三折。刚刚在媒体沟通会上报告喜人成绩的李想,还没高兴几天,又要坐不住了。

5月8日,湖南长沙一台理想ONE发生自燃,现场视频中,这辆车冒着浓烟,并燃起大火,整个前机舱几乎烧没了。理想汽车官方微博很快做出回应,称经过现场检测,车辆电池系统没有出现问题。

微博很快炸了锅。一些网友表示,“质量问题是消费者选择新造车势力的一座山”,“蔚来踩过的坑,一个都逃不掉”。一些准备提车的用户则表示,“昨天高速刹车失灵,今天增程器自燃”,心里“有点慌”。

85

85

图 | 理想汽车官方微博及部分网友的评论

自燃,似乎成了造车新势力们难以逃脱的魔咒。作为造车界的后浪,在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尝试之后,李想在赛道选择和产品定位上十分谨慎,剑走偏锋,做了一款“烧油发电”的増程车。但他没想到,避过了纯电动车们走过的坑,却仍然马失前蹄。

造车五年来,车和家与理想汽车从来不缺乏质疑,这样的质疑也伴随着每一个造车新势力。一次自燃,或许不够致命,但对于“出牌机会只有一次”的李想来说,真的“火”不起。因为质量问题之外,一定还有更多的火坑等着他去填。

尴尬不断:理想ONE冰火两重天

去年12月2日,是李想过去五年最值得纪念的日子之一。夜幕降临时,数十辆理想ONE从常州工厂登上拖车,“筑梦远航”。车子出发前,李想发了一条微博,并配上了流泪的表情:“2015年7月-2019年12月,四年零五个月。”

不在沉寂中爆发,就在沉寂中灭亡。四年半的埋头造车,让李想心生感慨,这款交付时间多次推迟的SUV也寄托着他对汽车的所有激情。正式交付前,为了补偿用户,李想诚意满满地将车子升级为2020版,并增配了许多功能。

可是,流年不利。在第一个月交出了生产1530辆、交付超过1000辆的满意答卷后,理想汽车就遭遇了新冠疫情。减去今年3月、4月的数据,今年前两个月,理想ONE仅交付了1450辆左右。这个特殊而又漫长的春节,李想也跟普通人一样,宅在家里追剧。

随着国内疫情的好转,理想ONE的交付量也逐渐回暖,截至4月底,已经累计交付超过6500辆。一贯低调的李想也开始玩起了直播,连续进行了两次直播带货。“如果没有疫情,现在应该过万了,”他说。

不过,人在家中坐,尬从天上来。瑞幸咖啡自曝财务造假,让理想汽车成为了间接受害者。今年年初,外媒透露理想汽车已经申请了赴美IPO,计划筹资至少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4.8亿元)。可如今,中概股失去了投资者的信任,理想的IPO计划也变得渺茫。对此,李想转发了陆正耀“元气满满”的道歉,并骂他为“Sha Bi,诈骗犯”。

85

图 | 李想微博截图(已删除)

这还不算完,随后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再一次让理想陷入尴尬:30万的补贴门槛,正好将售价32.8万的理想ONE卡在线外。尽管政策发布后,李想第一时间发微博,为国产纯电动车即将到来的“灭顶之灾”鸣不平,但对于自己无缘补贴,李想心里肯定也是不爽的。在随后的一条微博中,他表示理想ONE的价格不变,补贴部分会自掏腰包。

在价格上动手脚,似乎只有特斯拉敢干。为了蹭补贴,特斯拉不顾老车主的感受,先涨价后降价,算盘打得啪啪响。但理想ONE却不敢这么豪横。单纯从新用户角度来考虑,降价自然是好事,可老车主肯定不会买账。去年,小鹏就曾因为新车降价、提升续航而引发老车主维权,无奈之下,何小鹏只能提出了新的补偿方案。在这个节骨眼上,背着9亿多元亏损的理想,尽管尴尬,但也只能维持原价。毕竟,作为理想的唯一一款车型,老车主的口碑现在最重要。

不论是遭遇疫情、受害瑞幸还是无缘补贴,这些尴尬都是外因带来的,而自燃这份大写的尴尬,却是由于理想ONE本身。对于势头正猛的理想汽车来说,这无异于一次“冰桶挑战”,透心凉。

剑走偏锋:成也増程式,败也増程式

如果没有这次自燃,理想ONE的表现其实是可圈可点的。在一众造车新势力里面,走得也算是最顺的。这得益于李想所说的后发优势:“所有的新造车企业犯的错、趟的坑,我们都会吸取。”

的确,无论是在成本控制、电池防火、价格调整方面,还是在生产体系、资本运作上,李想都已经跟小鹏、蔚来们学到了许多,也成功避过了一些坑。事实上,这三家公司彼此关系紧密,从产品矩阵、股权、创始人交情等层面来看,已经形成了一种名无实存的结盟关系。理想也公开表示,如果新势力能活下来三家,希望战友是蔚来和小鹏。

然而,理想ONE却是一款増程车。在增程器这套核心硬件上,纯电战友没有前车之鉴,就连燃油车厂商那里,也没有太多经验可以借鉴。这是理想汽车独有的问题,也是它剑走偏锋所要付出的代价。

之所以选择増程车这条赛道,李想有着一个后来者的无奈,也有着一个汽车迷的坚持。

18岁退学创业,先后创立泡泡网和汽车之家,李想是曾经的互联网创业神话。互联网的成功经验和思维模式,让他从一开始就与其它新造车企业不同,定位于“城市智能交通服务商”,推出了以小型低速电动车为解决方案的SEV项目,挖掘共享出行市场。这个看似很美的项目,让李想尝到了失败的滋味,也让他被迫转型,寻找一个既不玩互联网概念,又在特斯拉、小鹏、蔚来、威马们之外的细分市场。

李想是个汽车迷,也懂汽车、懂用户。之所以选择増程路线,是因为“这个世界既不需要一辆新的燃油车”,也不用“再跟用户解释为什么电动车里程这么低”。最终,他瞄准了汉兰达这一级别的燃油车,将理想ONE定位于一款满足三代同堂家庭需求的奶爸车。

但是,做纯电车难,做増程车更难。李想曾表示,増程的软件非常复杂,无法按照传统车厂的管理方式来做。OTA、软件算法、系统架构、云服务、自动驾驶,5年的时间里,増程团队有4年都在做研发。直到2018年10月,电池没电后增程器噪声巨大、震动巨大、油耗特别高、加速特别差的问题才得到最终解决。如此看来,从研发成型到最终量产,这款理想ONE搭载的増程器不过才有一年的时间用于实际测试。而此前有人曾在技术文章中指出,这款增程器的设计可能存在起火的隐患。

85

图 | 理想ONE起火现场,疑似为增程器部位自燃

首次交付以来,尽管理想ONE不断被曝出车门、车机、传感器等小毛病不断,但理想都在第一时间表示了良好的反应速度和态度,试驾与提车的用户口碑不错。可是,增程器的安全性和稳定性是底线问题,不是可以修修补补的小问题。

事实上,理想ONE计划伊始,“増程式电动车”这个概念就饱受质疑,这增大了对用户的解释成本,也令人对这种陌生的“发动机”心存疑虑。在最近的媒体沟通会上,李想决定取消这个概念,正式将理想ONE算作插电式混动,官网的介绍上,也将其定义为“豪华大型混动SUV”。但令人奇怪的是,这个定义随后又被改为了“智能电动大型SUV”。

改来改去的概念隐隐显示出,理想汽车自身对于这款增程车也比较矛盾。他们不想提“増程”,也不想提“混动”,而更想成为“智能电动”。但是,不提不代表不存在,不管使用用怎样的概念,一款安全、稳定、高效的增程器,始终是理想ONE的前提。

剩者为王:理想还有多少续航?

SEV项目的失败与漫长的研发,使理想ONE错过了新能源汽车最宝贵的窗口期,直接进入了洗牌期。明年,特斯拉Model Y即将国产,大众、丰田等传统车企的纯电和混动车型也即将大规模来袭。留给理想的时间似乎不多了。

“虽然汽车市场足够大,但是难度也特别高。”李想说。他对行业的格局心知肚明,也雄心勃勃地想要加快推进速度。目前,理想汽车零售中心已经覆盖了16个城市,而今年,李想要把这个数字变成100。

85

图 | 李想发微博称,今年计划将零售中心覆盖100个城市

提出这个目标时,李想有足够的底气,与3月份1450辆的交付量相比,4月份的2600有了接近两倍的提升。他甚至可以认为,理想ONE渐渐火起来了。但他怎么也想不到,销量火起来的同时,车子却也“火”了起来。

质量问题是所有造车新势力都绕不过去的坑,就连特斯拉也不例外。直到现在,很多车主还对特斯拉略显粗糙的做工感到不满。抛开这些细微的瑕疵,就拿自燃来说,特斯拉和蔚来都在这上面栽了大跟头。

去年上半年,特斯拉频繁出现电池自燃起火事件,截至5月底,已经累计发生了14起。虽然伊隆·马斯克称,电动汽车起火只是小概率,并紧急修改了相关车型的充电和热管理程序,但特斯拉的销量和股价还是出现了严重的下滑,其Model X车型前4个月的销量仅有2624辆,不及ES8的一半,而其股价则在半年内几近腰斩。

自燃事件对蔚来的影响也非常大。在两个月内相继发生4起自燃后,蔚来召回了4803辆ES8,并免费更换了电池包。这次召回接近已交付车辆的30%,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这次召回的成本估计将达5个亿左右。自燃也对蔚来的股价造成了影响,在6月份武汉的自燃事件发生后,其股价开盘即下跌了6%,创历史新低。

一次自燃事件,没必要将理想ONE一棍子打死。市场的反应,将取决于起火原因的调查结果,以及理想汽车所采取的补救措施。但这起事件,却不可避免地让人们认为,理想汽车的问题肯定还有很多。质量问题只是造车新势力们的第一道门槛,产能爬坡、需求危机、资金吃紧,这些后续问题,或许都将在今年出现。

所有李想的支持者们都希望,这次自燃只是小问题和个例。这个男人和这家企业真的需要更多的时间和包容。但市场不允许。

想要成为造车新势力中的剩者,理想汽车面前的路还有很远。理想ONE的増程器,能为李想的理想带来多少续航?

原创文章,作者:从林。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 转载说明 。违规转载,侵权必究。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并禁止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