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科层制的企业里创新,需要付出什么?

在科层制的企业里创新,需要付出什么?

内部企业家精神的兴起,要归因于新一代经理人的崛起,这一代人通过可访问的技术获得了力量,并受社交媒体的激发。企业就需要这种行动派骇客活动分子,但想要成为一名成功的企业黑客,需要大量的能量和说服力。

“这东西让我的皮肤看起来像粉笔一样苍白。”这是一位13岁的小姑娘Balanda Atis,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时的第一反应。

化妆对于许多少女而言,是一种成年仪式;但是,当Atis第一次使用液体粉底的时候,她感到非常失望,因为结果并不令人满意。事实上,化妆品公司并没有生产出适合她肤色的产品。Atis以及她在东奥兰治和新泽西州的海地美国朋友们发现,液体和粉末状粉底在他们这些肤色较深的人脸上,会呈现出一种毫无吸引力且苍白的效果。这是一个和品牌、形式或产品无关的问题——直到Atis关注这个问题并解决这个问题,它才得到永远的解决。

在1999年,当Atis作为一名化学家加入欧莱雅美国分公司的时候,她首先研发的是睫毛膏,但之前她所遇到的粉底问题也一直在她心头萦绕。在2006年,当公司推出一条新的生产线来解决更多肤色所遇到的问题的时候,Atis发现公司仍然没有找到正确的解决方法。这点燃了她内心的熊熊烈火。她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欧莱雅的化妆部门主管,这名主管的回应是:让她想出解决方法。之后,Atis就开始将这作为她的次要任务进行研究。很快,她就成功邀请了欧莱雅的另外两名科学家加入了她的工作。

尽管Atis和她同事并不是在免费工作,但是欧莱雅还是为三人准备了一间实验室。凭着一腔热情和目标,他们在空闲时间对粉底样品进行了无数次的生产和测试。由于缺乏数据资源,他们就在欧莱雅的巡回宣传中,对全国数千名不同肤色的女性进行测试,并收集皮肤测试数据。当Atis发现他们可以重新使用一款现有的颜色化合物的时候,他们的研究出现了重大突破。在粉底中,人们很少使用深蓝色,并且这种颜色也很难处理,但它可以允许人们在不使用一种常见的泥状定妆产品的基础上,创建更丰富、更深的阴影。就这样,Atis和她的小团队推倒了长久以来一直存在的障碍,解决了困扰了几代人的难题。

Atis就是我所说的公司的黑客:一个勤劳的企业开拓者,她在组织的边缘工作,解决客户一直关心的问题。

这一新兴内部企业家精神的浪潮,在某些方面来讲,是以用户为中心的方法和自己动手的智慧的副产品。而这股浪潮的兴起,要归因于新一代经理人的崛起,这一代人通过可访问的技术获得了力量,并受社交媒体的激发。这些人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已经建立的企业中尚未开发的机会。企业就需要这种行动派骇客活动分子,思考新的方法,来解决具有定制化要求的客户需求;并在一个竞争优势非常短暂的时代,超越其竞争对手。然而,还是有太多的公司会忽略问题,而企业黑客则试图解决这些问题。因此,想要成为一名成功的企业黑客,需要大量的能量和说服力。

莎拉·温德姆是史丹利百得公司全球工具和存储部门的一名高级公关经理,她和Atis就非常类似。一直以来,温德姆有一个无人可以撼动的想法——静电吸尘清洁棒。这款产品将使用更少的劳动力,且可以在灰尘不会乱飞的情况下,完成更彻底的卫生清理工作。某一天,温德姆继续做着日常公关工作,但是开始变得沉迷于静电棒想法无法自拔。她怎么也无法摆脱这个想法,因此她就开始研究相关的技术要求。凭着纯粹的意志力(她的热情具有感染性,而且她的研究是可靠的),她在公司招募了20名技术专家,包括许多工程师是在自己的空闲时间,帮助她一步步改善创意想法。由于温德姆和她团队惊人的毅力,BLACK+DECKER品牌才能完成一系列的原型。

为了支持类似于Atis和温德姆这样的企业黑客,并促进内部创新,公司需要确定这些个体到底是哪些人,并理解他们的不同之处。虽然我不可能对他们的形象做一个完美的描述,但是我见过的公司黑客都有以下几个共同点:

他们有能力去解决困难的问题。更具体地说,他们可以在日常工作中,使用不同的功能组合,来解决组织无法解决的问题。我们前面提到的Atis和温德姆,都同时使用了软技能,包括想象新解决方案的能力,以及在研发过程中通过充满激情的劝说招募他人的技能;和硬技能。最终,他们都成为了自己想法背后的科学专家。

他们不单干。公司的黑客会跨越通道将其他人带入自己的领域。比如,温德姆就是在史丹利百得公司,创建了一个完整的临时团队——这个团队包含产品规划人员、高管和工程师。Atis则是围绕她的想法,创造了一个丰富的生态系统。她发现了合作伙伴,吸引了资金,并培育了社区内部的支持者。并且,所有的这些合作最终都得到了回报:在2014年,欧莱雅旗下的兰蔻推出了Atis和她的团队所研发的小黑瓶;并且,他们还聘用了肯尼亚的演员Lupita Nyong,作为该公司的第一名黑人代言人。

他们的进展过程成本较低。鉴于资源有限,Atis和她的团队都是在州博览会和其他大型活动中收集数据,测试产品的色调,以便于更好地解构不同的皮肤色调。多年来,他们一直在晚上和周末工作,直到找到问题的解决方案。最后,Atis还能够重新使用已有资源,再次利用一个未被充分使用的颜色,而不是创建一个新的。温德姆和她的同事们,则是在预算非常有限的情况下,在自己的空余时间,继续进行研究。

他们都是由激情驱动。凭着一个具有吸引力的想法,和对解决某一特定问题的深切渴望,这些个体都在组织的边缘开展自己的研究,并坚持下去,直到他们创建出一条通往中心的路径。对于Atis和她的合作伙伴而言,他们都非常心甘情愿地去做这些事情。Atis曾说,“我们有共同的爱好”。温德姆也附和说,“这个想法如此强烈地驱动着我,直到我们找到解决方法。”

当然,还有一个因素,让Atis和温德姆与其他的企业黑客不同:她们各自的公司,都对她们进行了奖励。今天,Atis管理着新泽西克拉克欧莱雅有色人种女性实验室。她的目标是要确保:在欧莱雅所服务的140个国家中,女性都能找到和她们的皮肤纹理和颜色相匹配的化妆品。另外,温德姆最近了获得了史丹利百得公司的创新突破奖。那奖品是什么呢?答案是开一个月的特斯拉S型豪华轿车,并使用位于前面的停车位。温德姆说,“我出生于汽车世家,因此特斯拉对我的激励作用很大。”在这个公司中,任何做出重大创新的人都可以获得这个奖励——公司是在发出一个明确的信号:创新可以来源于公司的任何角落,并且如果有一份企划案,它将得到公司的全力支持。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公司内部企业家(骇客活动分子)都能获得这样的支持: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最终离开了组织,凭借自己去将他们的想法商业化。企业黑客非常有弹性——他们不会放弃;他们还非常社会化——他们可以吸引其他的人;并且他们很节俭——他们利用现有资源,并使用精益方法来衡量他们的观念。如果企业想要吸引这些创新者,并让公司内部其他员工也具有这些行为,那么就应该提供激励措施,来让人们积极参与,并把他们作为组织的榜样。

本文由未来学人独家翻译自Harvard Business Review,点此查看原文链接。如若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及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并禁止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