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尔通过“入驻企业家”来鼓励内部创业

戴尔通过“入驻企业家”来鼓励内部创业

入驻企业家的概念是,拥有公司内部所不具备技能的某个人,在一段时间内暂时到该公司中试图推行某种创新理念。入驻企业家是高级别的,可以直接向最高领导请示,从而能够快速运行并协助做出决断,他们可以带着创新加入进来,随后又可以退出。

在整个世界范围内的不同产业中,公司内部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入驻企业家(entrepreneur in residence)。但这究竟意味着什么,他们又是如何培养内部创业精神的?为此我们采访了戴尔的入驻企业家伊丽莎白·戈尔。

那么,入驻企业家到底是什么?这个角色有什么作用呢?

他们实际上是从风险投资领域开始的,但是我认为整体概念应该是,拥有公司内部所不具备技能的某个人,在一段时间内暂时到该公司中试图推行某种创新理念,不管是类似在风险投资中寻找新型和创新性的投资,还是以其他形式。我认为入驻企业家应该是高级别的,可以直接向最高领导请示,从而能够快速运行并协助做出决断,但由于是暂时的,所以他们可以带着创新加入进来,随后又可以退出。这真的是个很棒的、很特别的且有趣的角色。

戴尔每两年都会重新选一个入驻企业家(EIR)。我们的第一个入驻企业家是英格丽德·范德维尔德,她有一项特别的议程就是要了解如何帮助企业家将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而我的任务就是关于如何通过剖析政策来理解该怎样使创业家获得多个元素:资本、技术、市场以及人才。

你是如何成为戴尔的入驻企业家的?

我之前其实是联合国基金会的入驻企业家,负责协助联合国。而同样在联合国基金会的迈克尔 戴尔则是全球第一个鼓动创业精神的人。戴尔也是联合国基金会中最支持全球企业家委员会的人。因此我们之间确实有许多有趣的碰撞。

我们发现我和迈克尔之前有许多共同偏好,尤其是我们都认为企业家应该试图解决全世界的难题——不管是发展中国家的问题,还是美国内部的问题。

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人真的是一件很棒的事。随后我发现整个公司都有这样的偏好。你想想,有十万个人都是真心支持创业精神的,他们不仅仅有自己的客户,而且还拥有充斥整个公司的企业家精神,真的太特别了。

当公司邀请我入驻并给我一个具体的议程时,我既震惊又倍感荣幸。迈克尔以及其他领导人都对企业家入驻联合国的做法深信不疑。你可能也知道,联合国协商了两年时间才用可持续发展目标取代了千年发展目标。我们确信应该确立一个以创造工作机会和企业家的目标。因此,当我过来这个公司的时候,我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利用公司、员工,以及合作伙伴这些资源来了解我们该如何引导联合国设立这些目标,特别是第八个目标。因此我们想尽一切办法同政府周旋,让他们明白第八个目标的影响意义。而当这个目标在去年五月被收编为17个目标之一时,我们都开心死了。那真的是特别棒的一年。

你已经提到创业精神如何成为戴尔的核心,那么对当今企业而言,创业精神为何如此重要?

每个公司都想扩大规模。我认为企业发展过程中的难点,是如何保持开拓和创新精神?这就是企业在发展过程中能够做到拥有可塑性,创新性,同时又有责任感的秘诀。比如说戴尔,我想我们是那些为数不多的在30多年后仍由开创者继续掌权的公司之一。他是一个真正的企业家,跟家里借了一笔小钱,就在宿舍里开始创业了,并且他一直在公司中保持这种创业精神。因此,如果你在戴尔工作的话,你会发现内部很多人都会有非常独特的创意。

在朗德罗克,我最喜欢的一个建筑是那个我们大多数研发成功的地方,在那里,墙上还有很多专利。员工创造出的这些成千上万的专利都镶在那些框架里,那是他们所具备的创新理念和开拓精神应得的荣誉。穿过这条走廊,你也会觉得特别酷炫。当我第一次去那里的时候,也被创新和开拓精神产出的这些成果,深深地震撼到了。

戴尔还做了哪些来培养员工的内部创业精神的?

我们也认真考虑过该如何将创业理念融入到公司内部中。因此,无论是通过那些我们有投资并拥有一定股权的戴尔合资企业,还是我们的原始设备制造部门,我们都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来弄明白他们究竟需要的是什么。从红盒子(Redbox)到火星车(Mars Rover),戴尔的入驻企业家都在与这些公司的合作中帮助定制他们的一切需求,包括从供应链管理到最终执行等环节。

因此,无论是我们原始设备制造部门与合作伙伴之间的合作,还是我们的确是在激励员工的创业精神,我认为公司关注采用由外到内,以及由内到外的方法是很重要的。

我们同样有很多的机会可以让员工发挥自己的创新和开拓精神。我最喜爱的一种创新挑战,它可以让全世界的戴尔团队以一种竞争的模式,根据公司发生的真实情景来提出自己的解决方案。包括戴尔在内的许多公司,会举办球场竞技和黑客马拉松比赛,但是我们在公司内部也有类似的活动,这让我觉得非常有意思。

但是我认为有一样容易被人们忽视的东西,它要么会摧毁,要么会激励公司的创业精神,这就是文化。你必须自上而下去培养这种创新文化、内部创业文化,以及快速失败文化。我见过一些公司,随着自身发展就慢慢偏离了他们的文化,并毁掉了创业和开拓精神,因此即便是大型公司也必须弄明白该如何继续维持这种创业精神文化。你可以有一百万个体系,但是如果你没有同时培养这种文化,那你就无法成功。这也是我在迈克尔和他的团队身上看到的,他们一直在经营这种文化。

本文由未来学人独家翻译自Virgin,点此查看原文链接。如若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及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并禁止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