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欧洲最大的经济体抗拒新工业革命?

为什么欧洲最大的经济体抗拒新工业革命?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支持工业4.0,敦促对新技术进行投资,但德国企业并没有听从这一号召。

德国制造业一直以来都是欧洲翘楚,从汽车发动机到飞机机身,“德国制造”就是质量的代名词。为了保持这种优势,德国总理默克尔一直大力敦促德国大公司以及那些组成德国工业支柱的中小型机械和工具制造商,要接受他们舒适区之外的环境:互联网。

“我们已经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刻,一个数字化议程与工业生产相互融合的关键点,”默克尔不止一次说道。欧盟委员会估计,在未来5年,这场即将到来的工业革命能每年为欧盟增加1100亿欧元的GDP,为200万家企业注入新的活力,创造3300万个工作岗位,并带来大约60%的欧洲经济增长。

但是,这样的估计是建立在一种假设之上,即欧洲的企业已经适应了数字化的环境。而实际情况却是,大多数德国公司还没有开始做出充分准备。

在德国,中小企业贡献了德国大约三分之二的经济总额,接近4万亿美元。然而,根据位于曼海姆欧洲经济研究中心(ZEW)对4500家公司的调查显示,只有不到20%的德国企业听说过工业4.0,更不用说采取行动实施工业4.0的公司了。使用云计算的德国公司也差不多是这样一个比例。研究显示,在不同的行业,对于数字技术的认知程度不同。接近一半的科技和电信行业公司熟悉工业4.0,而在金属制造行业,熟悉这一概念的公司只有四分之一。

“尽管政治家和行业协会坚持要求投资工业4.0,来避免很多目前仍旧领先的国内行业失去优势……但是实际投资和计划比较少,并且只限于少数几个公司。”在经过调研之后,该研究中心得出了这一结论。

政府心急,害怕被超越

大部分德国制造企业都是以19世纪的技术为根本。过去几十年,工业公司(包括很多小型的,知名度不是很高的公司)已经完善了生产制造过程。

德国公司通常认为一旦产品离开了工厂,他们的工作就完成了。但是在工业4.0世界里,也称为工业互联网,产品离开工厂只是开始。一个网络驱动传感器矩阵会很快将工厂、消费者和供应商连接在一起,以便优化生产和服务。

如果德国制造商没有接受拥抱这种舒适化转变,经济学家和政治家警告,他们可能很快就会被美国和亚洲的竞争者超过。德国的出口经济,甚至扩展到欧洲的出口经济,都将会遭受到沉重打击。

但是,在说服公司为自己进行新技术投资方面,诸如默克尔这样的政治家,除了发出警告外,能做的可能并不多。

不仅德国,欧洲其他的国家的前景更加令人担忧,特别是欧洲南半部分。近几年来,受到经济停滞不前所折磨的国家,如西班牙和意大利,如果他们无法在新技术方面投资,那么他们将会冒着远落后于世界其他国家的风险。而对于处于欧洲边缘,那些没有多少工业的国家,包括落后的希腊和葡萄牙,可以早已经来不及了。

“有些国家仍然有很多事情要做,并且这些国家也不是那么先进。”欧洲工会联合会副主任彼得·谢勒(Peter Scherrer)说道,“对于那些拥有较少制造业的国家和那些经济表现差的国家来说,我们看到了一个问题,在这个问题上,发达国家推进的速度远远超过那些需要更多帮助的国家。”

虽然如此,第四次工业革命在欧洲的成功或失败重点是在德国的推进情况。德国比其他任何一个发达国家都要更多地依靠制造业。工业在德国GDP的占比约为22%,对比美国,只有12%。

一份来自咨询公司罗兰贝格(Roland Berger)和德国工业联合会的报告指出,到2025年,未能适应数字化会耗费德国工业2200亿欧元。

因为未能采取更多的措施改善国家宽带基础设施(工业4.0的一个关键要求),德国政府已经开始着急。欧盟委员会关于欧盟国家数字化进程的一份排名中,德国排名第九位。

“最后的最后,将由企业接受这一挑战。”关于数字化转型,德国经济部的一名顾问如是说道。

看一下德国标准股票指数(德国综合指数,DAX)就能说明这一挑战。在30支蓝筹股中,只有一家科技公司,即成立于1972年软件巨头SAP。

尽管德国公司大量地错过数字化革命,但是通过大量制造其闻名全球的旧经济产品,他们继续繁荣发展。默克尔所担心的是,是德国工业的堡垒现在正受到威胁。

“我们必须快速实行数字化,否则,那些已经在数字化领先的国家将从我们这里夺走工业生产。”默克尔在世界经济论坛上警告。

企业不买账,反对变革

在某些方面,德国工业是其自身成功的受害者。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深度调整,德国工业需求力量的动力来自于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从那之后,德国经济每年都会有所增长,即使欧洲大部分国家的经济处于挣扎状态。但是德国的失业率处于最低水平,并且工资上涨。

总之,在德国经济运行如此良好的情况下,很多公司怀疑他们为什么要改变。

“大部分公司运行的还不错,”欧洲经济研究中心的一位研究人员约尔格·奥尼莫斯(Jörg Ohnemus)说,“可能他们并没有看到变革的必要性。”

反对变革已深深嵌入到很多德国人的DNA中。一个在过去一个世纪都没有经过金融动荡的国家,德国人只不过是渴望稳定。默克尔喜欢引用维克多·雨果关于将未来视为机遇的经典语句。但是,更常见的反应是恐惧。公司担心他们投资新技术不会得到回报,雇员们则担心工业4.0会让他们失去工作,因为制造业变得越来越流水化生产。

“剧变总是会带来恐惧和担心,这很正常。”杜塞尔多夫应用劳动研究机构主任萨沙·斯托尔瑟(Sascha Stowasser)表示,“由于变革的速度,可能现在这一恐惧尤为具体。”

德国的焦虑并不是阻碍欧洲经济引擎的唯一因素。另一个因素是法律。对于像德国著名严格的数据保护法律(这些法律,对于那些参与分享型经济的公司,如Airbnb或Uber来说,在德国开展业务很困难)会应用到工业4.0世界的不确定性也在减缓公司采用。

“我们的法律制度需要数字化升级,”德国工业联合会主席乌利齐·格里洛(Ulrich Grillo)说,“法律制度不能落在技术进步之后,也不能让法律来制造那些会损害我们企业竞争力的可避免的成本。”

虽然德国工程师开辟了很多行业创新,但在接受更多工业4.0技术核心趋势方面,他们一直比较缓慢。

说到汽车行业。自主驾驶汽车的出现,在德国,目前只是出于初始测试阶段,急需收集大量关于位置、目的地和车辆速度的信息。但是,仅仅是这类数据的收集就能让德国人神经质。德国销量最好的报纸图片报(Bild newspaper)一篇文章的标题就捕捉到了这样的恐惧:“自主驾驶汽车知道你所有的事情。”

在德国引以为傲的汽车领域,这样的问题是否阻碍创新显得尤为重要。有人估算,如果算上与之相关的长尾供应商和服务,汽车行业占德国经济的四分之一。

傲慢又恐惧,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从柴油发动机到火花塞,虽然德国工程师开辟了很多行业创新,但在接受更多工业4.0技术核心趋势方面(如电动自主驾驶汽车),他们一直比较缓慢。

德国汽车行业可能还赶得上这样的潮流。在政府的支持下,德国汽车行业已经在高速公路上为自主驾驶汽车建立了试验区域,并且也有了更多的后续计划。这些步骤更多是出于公关还是真心执着尚未可知。在德国,有些决策者担心的是,汽车行业已经被其长期的成功蒙蔽了双眼。他们指出,大众柴油丑闻就是这个行业傲慢自大的结果。当涉及到开发电动汽车和其它新技术的时候,汽车公司的第一步就是向政府要求补助,德国政府官员说到。

德国政府官员警告说,就是这种狂妄自大让芬兰的诺基亚陷入了麻烦。曾经的世界上具有统治地位的手持设备制造商,诺基亚没有将苹果形成的挑战和他的手机当回事。毕竟,苹果以前从来没有生产过手机。诺基亚甚至帮助苹果公司发明手机。但在几年之内,诺基亚发现自己处在倒闭的边缘,随后便破产。

在德国,这种恐惧是随着数字化进步降低进入汽车行业的门槛,德国汽车行业将要迎来一个临界点。而就在几年前,谷歌或苹果的自主驾驶汽车可能还不可想象,但这可能很快变成现实。德国汽车行业花了大半个世纪改善的那些微调油气发动机很快就会变成淘汰产品,取而代之的是电动互联网汽车。

目前,对于大多数德国人而言,这样的结果仍然是无法想象的。随便问一个德国汽车公司的执行官对于当前流行的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的看法,他的反应很有可能是翻白眼。然后,他(几乎所有德国汽车公司执行官都是男性)会提醒你特斯拉在其销售的每一辆车上损失的钱数。

欧洲经济研究中心的奥尼莫斯(Ohnemus )告诫政客们不要过分夸大这一问题。如所有新技术一样,数字化行业工具的采用会逐步地到来。奥尼莫斯表示:“突然之间说到彻底革命是一种夸张,”他说,“政客们承认采取行动的必要,并已经促进了这一问题。这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它不会一两天就发生。”

本文由未来学人独家翻译自Politico,点此查看原文链接。如若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及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并禁止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