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的人在庞大的科层制组织中工作

越来越多的人在庞大的科层制组织中工作

在1983到2014年间,美国劳动力中的管理者、监管员和支持人员的数量增长了90%,而其他职业的就业增长了不到40%。

1988年写在《哈佛商业评论》中,彼得·德鲁克预言:在20年内,组织将会把管理层的数量削减一半,并将管理人员的数量减少2/3。不幸的是,事情并没有变成这样。尽管围绕着替代品有很多炒作——信息经济(gig economy)、共享经济、合弄制、精益等等,科层制一直在增长而不是萎缩。

在1983到2014年间,美国劳动力中的管理者、监管员和支持人员的数量增长了90%,而其他职业的就业增长了不到40%。类似的趋势可以在其他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中发现。例如在英国,管理者和监管员的就业份额从2001的12.9%增加到2015的16%。

越来越多的人在庞大的科层制组织中工作  在某些领域,如医疗保健和高等教育,科层制的增长速度甚至更快。在加利福尼亚大学庞大的网络中,管理人员的数量在2000到2015间增加了一倍,而学生入学人数增加了38%。目前,在加州大学系统内,每有1个终身制教授就会有1.2个管理层人员.

今天,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的科层制组织中工作。在1993年,47%的美国私营部门的员工在有超过500名正式员工的公司中工作。二十年后,这个数字已经增长到51.6%。那些拥有超过5000名正式员工的大型组织,他们的就业份额从29.4%增加到33.4%,就业份额增加最多。财富500强企业,如今雇佣人数为2700万,相比1995年为2000万人。

有人可能会认为,连续几轮的裁员已经削减了公司内部的科层制机构,但情况并不是这样的。在2004到2014年之间,标普500的公司将其商品的平均成本降低了500个基点,但他们在削减销售、管理及办公室费用(SG&A)方面没有取得任何进展,这其中包括管理人员工资和企业日常管理费。现在看来,管理对所有事情的热情“精益”有其局限性。

越来越多的人在庞大的科层制组织中工作

虽然很多CEO谴责科层制,很少人能宣布成功击败它。在实践中,战术上的胜利——如切掉了一层管理层,精简了总部的工作人员,或者简化了繁琐的过程,通常是很渺小的,很快就被推翻了。看一下盘根错节的科层制在经历了2008年经济衰退期的修剪后如何神速地涅槃重生。

可以这样说,在日益复杂化的世界里,科层制的增长是不可避免的。除了高管,还有谁能去解决那些棘手的新问题,如全球化、数字化和社会责任呢?谁能满足那些围绕多样性、风险缓解和可持续性等新的合规性要求。这种心态促进了新的C级(首席级)角色激增:首席分析官、首席协作官,首席客户官,首席数字官、首席道德官、首席学习官、首席可持续发展官甚至首席快乐官。更简单地说,如果不是管理者,谁要做好规划,分清主次,分配、审查、协调、控制、调度和奖励的日常工作?

然而,我们的研究表明,科层制不是不可避免的,它不是在一个复杂的世界做生意那样不可逃避的价格。相反,它是一种侵蚀经济生产力和组织弹性的癌症。

本文由未来学人独家翻译自Harvard Business Review,点此查看原文链接。如若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及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并禁止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