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关注股东利益会扼杀制造业

只关注股东利益会扼杀制造业

自由市场资本主义认为,企业的唯一目的就是创造股东利益,自由市场可以进行自我调节。这一战略的成功代价是企业与大众之间的分裂。

曾经一段时间,在经济衰退过程中,裁员被认为是最后一招。相反,企业高度重视留住那些对持续增长起关键作用的员工。但是时代已经变了,今天,裁员已经变成商业行为的一个标准工具。

在1980年之前,美国企业想要平衡包括员工、客户、股东、供应商和管理层在内的所有利益攸关方的需要。他们将这些利益攸关方看成是成功必不可少的。当时,IBM主席托马斯·沃特森二世(Thomas Watson Jr.)经常讲到平衡公司的利益。1963年,他发表了一份重要文件,这份文件强调了3个信念:“最重要的是对每个员工的尊重,其次是顾客服务的承诺,最后是实现卓越。”

最近,在2010年,前IBM首席执行官(CEO)萨姆·帕米萨诺(Sam Palmisano)设立了一项课程,旨在到2015年,美国将实现每股20美元的收益。这项被称为“2015路线图”的计划要求向更加快速的营业收入增长、增加生产力以及股息和股权回购。这项计划带来全球范围内几十万个岗位裁员。

随后,在2012年代替帕米萨诺(Palmisano)成为IBM现任CEO弗吉尼亚·罗睿兰(Virginia Rometty),承诺继续执行该项计划,为了努力在2014年实现这一目标,罗睿兰放弃了每股利润目标,但在表明她对该计划框架承诺的采访中说道:“这个计划的本质是持续将公司运营提升到更高的价值,继续进行股票回购计划,这两点没有任何改变。”

还有其他很多通过运用裁员的方式来实现财务目标的例子。

1)位于印第安纳波利斯的开利集团(Carrier Corp.),在印第安纳州有两个工厂,这两个工厂都是盈利的。但是它们的母公司联合科技公司(United Technologies Corp.),在今年早些时候决定裁员2200个工作岗位,并将工厂搬至墨西哥。虽然公司当前的销售增长率为8%,但公司的财务总监说华尔街要求公司“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内实现每股17%的收益。”公司认为,唯一满足这一收益要求的方式就是缩减成本和解雇员工。

2)IBM自从2010年一直进行裁员,但是拒绝透露具体的裁员数量。按照《纽约时报》Deal Book专栏作家安德鲁·罗斯·索尔金(Andrew Ross Sorkin)的说法,在关注股东利益的问题上,IBM首席执行官(CEO)金妮·罗睿兰(Ginny Rometty)一直以来都“说的非常好听”。安德鲁标注到,从2000年至今,IBM已经花费了大约1080亿美元来回购自己的股票。为了在财政上支持这一非常的股票回购,IBM增加了大量债务。“而与此同时,IBM在其股票和股息分红支付方面花费了1380亿美元,但通过资本支出,IBM只花费了59亿美元用于自身业务发展,在并购方面花费了320亿美元。”安德鲁写到。“也就是说,IBM一直未能将资本用到实处,也就是用到了股东而不是建立自己的商业上面。”

3)特姆肯(Timken)公司不得不分成两个公司,一个生产钢铁,另一个生产轴承。根据《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新成立的轴承公司随后削减了其养老基金至零,并削减了一半的自办投资。同时,花费了两倍的现金来回购股票。

通过裁员来增强股东利益和增加股票价格的策略确实发挥了作用,下面是一些近期的例子。

  • 默克集团在2013年裁减了1.6万名员工,其股票价格上涨了20%。
  • 德国工业巨头西门子集团,裁减了1.5万名员工,股票价格上升20%。
  • 2013年,思科公司终止了4000个工作岗位,其股票上涨了18%。同时披露,给公司授予CEO约翰·钱伯斯(giving CEO John Chambers)价值1520万美元的股票奖励以及470万美元的现金分红。
  • 惠普首席执行官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在过去几年时间里,削减了几千个工作岗位,其股票上涨了大约50%。

以股东为中心的战略从哪儿开始

将股东价值凌驾于员工利益之上的想法可以追溯到上世纪70年由米尔顿·佛利德曼(Milton Friedman)写的一篇文章。这位美国最著名的自由市场经济学家在1970年为《纽约时报》杂志写的一篇论文中争论到,“企业的社会责任就是增加利润。” 因此,开始了40年的企业将股东利益和利润高于其他相关方的时代。

自由市场资本主义认为,企业的唯一目的就是创造股东利益,自由市场可以进行自我调节。这不再是亚当·史密斯所描述的资本主义。这是经济金融化,其定义为“以其他经济为代价的金融部门的增长规模和盈利能力,以及自身监管规则和回报的减少。”

在1970年,世界500强公司中,只有1%的首席执行官的报酬是以股票形式。而今天的股票和股票选项占到CEO报酬的80%。根据2010年政策研究协会发布的一份研究表明,那些在经济衰退时期裁员的CEO们比起同伴要挣得多得多。

综合起来,在这些50家公司的CEO总共获得了5.98亿美元,裁减了531363名员工,超过了世界500强企业总裁员人数697448的3/4还要多。研究还显示,这当中72%的CEO是在公司积极盈利报告期间宣布大规模裁员,这些公司在2009年实现了44%的盈利增长。这些数字都反映出了在经济大萧条期间美国公司的一个广泛趋势:“无情挤压工人工作岗位、报酬和福利,以增加公司收入,并保证公司高管的薪水维持在一个虚高的水平上,”该研究报告的作者如是说道。

在股东价值和股票价格变得比员工更重要的时代,美国遭受了如下困境:

1)制造业失业率不断增高。从2000年到2010年间,制造业失去了大约600万个岗位。自从经济危机过后,制造业中只有82.8万名员工受雇于制造业。

2)GDP增速不断放缓。自2000年以来,GDP增长平均只有微弱的1.8%。

3)工资差异不断拉大。自2008年危机过后,最富有的1%人群几乎占据了所有的收入增长。

4)离岸外包不断增多。将制造业工作外包给成本低的国家已经成为最流行的战略,EPI称,在2000年到2007年间,一共失去了360万制造业岗位。大萧条过后,2007年到2014年间,另外的140万制造业岗位再一次丢失。

5)贸易赤字增加。在过去的30年间,我们的总体贸易赤字发展到了10万亿美元。

6)低收入水平的服务类工作不断增多。国家经济不断创造的是在零售业、食品服务业以及其他低收入服务行业的工作岗位,而不是在制造业中的工作岗位。

7)不断减少的研发。私营企业中成功的研发依靠的是不断出现的新主意以及从基础研究和商业化之前研发中涌现出来的受过培训的员工。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早期,联邦研究经费占据了研发总费用的一半以上,到2012年,联邦研究经费降到了研发总费用的31%。基础的联邦调查经费的降低是一个非常糟糕的趋势,因为联邦是所有研发的命脉。而且大多数专家认为,联邦研究经费的下降将最终导致GDP增长的总体下滑。

8)不断缩水的供应商体系。根据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自1998年以来,美国已失去了82100个制造业企业。

9)艰难挣扎的制造业。美国制造业自2015年以来一直处于低谷期。

10)蹒跚而行的资本投资。阿彭斯研究所(Aspen Institute)和MAPI基金组织的一项调查发现,美国资本投资支出自从2000年初期网络投机泡沫破裂以来一直摇摆不定。资本投资未能与经济增长、收益、现金流以及几乎所有可用来评估投资支出的标准的发展相一致。2006年的净私营投资总额为8600亿美元,到2013年,总额为5240亿美元。投资的增长放缓已经导致生产力发展变缓,经济增长减速,最近将导致人们整个的生活水平提升减缓。”

11)不断降低的消费支出。根据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由于工人工资停滞不前,财富水平低,信用紧缩以及脆弱的消费者信心等因素,消费者支出在短期内不会回升。

支持自由市场经济和股票价格对高收入人群以及股东们来说是非常有利可图的。但这一战略的成功代价是企业与大众之间的分裂。这是一个从长远来看不利于员工、不利于国家、不利于经济、不利于制造业以及企业的短期战略。当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短期利益、股东价值、股票价格以及CEO们自己的报酬上时,CEO们将不再会去关心如何才能创造出新的技术和创新帮助企业在全球市场上竞争了。

在以股东为中心的战略中,谁将是胜者

有证据表明,各公司通过大规模裁员、强力压低平均工资以及随时威胁员工要将公司运营业务转移到国外的做法正让自己离自己的员工以及其他利益相关者越来越远。那么我们要问了,谁是获胜者?如果你是一名股东或者一个财富500强公司的CEO,过去的40年是着实不平凡。但如果你是一名中产阶级人员或者是以为工人,那么未来将充满不确定。

短期需求。林恩·斯托特(Lynn Stout)是康奈尔法学院的一名法学教授,也是书籍《股东价值神话:为什么将股东价值放在首位将会有损投资者、企业以及大众》(The Shareholder Value Myth: How putting shareholders first harms investors, corporations, and the public)的著作者。斯托特说“仅仅狭隘的只关注股票价格将导致公司只做出有益于短期的决策。”她继续说道,当仅仅关注股价时,“公司很难会做到创新”。斯托特认为满足短期结果将有损于公司的长期发展。她说,“只满足短期结果的公司将不会投资于他们的员工,不会投资于客户支持,不会投资于提升他们的产品。”资本投资以及基础科学调查的减少充分证明了斯托特观点的正确性。

流失人才。最近在《工业周刊》(Industry Week)上的一篇题为“中国小心,美国制造业要争夺第一”(Look Out China, US Manufacturing is Headed for No. 1)的文章指出“在未来的竞争中,虽然技术是非常关键的因素,但制造商将人才列为竞争力最关键的推动因素。”然而,矛盾的是,虽然众人都在谈论人才的重要性,但员工们却还是被大批量的解雇。

每五年都会有一个关于技能鸿沟以及高技能工人对未来发展重要性的调查研究发表。实际上,今天有大量的文章宣称我们有50万高技能工人的缺口。我认为有大量的数据表明大规模削减将导致丢失那些最好的销售人员,减少研发,失去那些我称之为“猎户”的高效生产者。

我同意这样一个推测:有才能的人将成为最关键的因素,当人们鼓励去尽最大努力时,就会获得最杰出的绩效。然而,当人们时刻都面临着被那些股东价值支持者的人解雇的危险时,他们如何还能去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同时我认为,失去“猎户”最终只会导致,越来越少的销量,越来越少的新产品,越来越少的创新,以及不断降低的生产力。

工业基础。作为美国工业基础的工人和工厂数量正不断减少。据业内人士丹·迪米科(Dan DiMicco),Nucor公司的前CEO说,“我们必须要保护并支持制造业的基础,因为:历史表明,如果一个国家是一个创新、制造、建造事物的国家,那么这个国家就会拥有强大的经济,拥有丰厚的财富,拥有所有人都能参与其中的真正的财富创造,而不仅仅只是华尔街的那些家伙参与其中……每个人都能受益,中产阶级阶层不断扩大,一切都进展良好。”

为达到这一愿景,我们所有人都必须要支持制造业基础。重回到这一竞争游戏中,制造商们需要增加资本投资、研发、培训以及提高技术创新的速度。但更重要的一点,要巩固发展我们的制造业基础需要我们对失业采取不同的态度,留住那些能胜任的具有创造力的人。这一类投资与最大化股东价值背道而驰。

华尔街的影响。推动企业将注意力从所有的利益相关者身上转移到只关注股东利益和股票价格的短期结果上的是华尔街。华尔街目前的金融哲学是鼓励可提取的价值,而不是鼓励发展生产力。我们创造财富的方法不是通过生产商品,我们创造财富的方法是通过金融工程。来自英特尔公司的安迪·格鲁夫(Andy Grove)说:“最终的结果是导致一个拥有高利润,却不存在繁荣的国家。”

迈克尔·赫德(Michael Hudson)在他关于华尔街寄生的书中说在一个优雅却致命的系统中,工人们为满足自己的需求持续挣扎努力着却总也无法满足自己的需求,究其原因,不是因为工人们缺乏才能或没有内驱力,而是因为在工人们的身体内、退休计划中以及工人们的经济未来中存在着吸血虫。迈克尔·赫德(Michael Hudson)说,一直以来演化的结果是,华尔街银行变成了经济的中央规划者,他们打的算盘是让工业和劳动力服务于金融,而不是让金融服务于工业和劳动力。赫德将这称为一个掠夺性的金融系统,正不断将经济推向去工业化的方向发展。

最后一点。随着去工业化的趋势继续发展以及1%的人口占据了绝大部分社会财富,中产阶级和企业雇员们的生活正处于水深火热中。这一点将会增加对扩展社会安全网络的强烈需求。我认为,国家出台的每小时15美元最低工资只是刚刚开始,接下来还会有更多举动,维护普通市民的权益。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那些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的支持者最终将把国家推向社会主义。

我们将国家在未来的竞争力寄希望于创新,而创新来源于制造业。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必须要逆转那些引起去工业化的战略,全力以赴,巩固发展我们的制造业基础。我们必须停止股东价值的短期战略以及华尔街的掠夺性战略。当你在11月总统大选的时候,请考虑一下谁会有助于完成这点。

本文由未来学人独家翻译自Industry Week,点此查看原文链接。如若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及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并禁止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