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杀死了诺基亚?是诺基亚自己

谁杀死了诺基亚?是诺基亚自己

诺基亚在智能手机之战中失败,是因为公司的中层和高层管理人员都有一种共同的恐惧感。这种组织性的恐惧是源于一种文化,在这种文化中,存在着喜怒无常的领导人,以及担惊受怕、不敢说出事实的中层管理人员。

尽管诺基亚曾经是一个战略敏捷性的范例,但是在iPhone的崛起期间,该公司内部萦绕的担忧氛围,使那些害怕失去其地位和管理层资源的高层和中层管理人员,丧失了协作能力。诺基亚在战争开始之前就已经受伤了。

诺基亚曾经站在智能手机金字塔的顶端,但是后来它从顶部跌落,一些试图解释这一现象的高管将其归因于三个因素:1)诺基亚在技术上不如苹果;2)公司自满;和3)它的领导人没有意识到具有颠覆性的iPhone的到来。

但我们认为,以上这些因素都不是正确的原因。正如我们之前所评论的,诺基亚在智能手机之战中失败,是因为公司的中层和高层管理人员都有一种共同的恐惧感,随后这种恐惧蔓延到全公司内部,最终致使人们无力应对苹果的颠覆性的设备。

在最近的一篇论文中,我们深入挖掘为何这种恐惧会是一种非常普遍的现象。通过我们的深入调查,以及对76名高层、中层管理人员、工程师和外部专家的采访,我们发现:这种组织性的恐惧是源于一种文化,在这种文化中,存在着喜怒无常的领导人,以及担惊受怕、且不敢说出事实的中层管理人员。

不知所措

这种会让企业僵住的恐惧,来源于两个地方。首先,公司的高层管理者有一种令人害怕的名声,当然这种名声存在于企业的中层经理人之间——通常,这些人在诺基亚具有副总裁或总监的头衔。在诺基亚,有人将董事会和高层管理人员描述为“非常喜怒无常”,并且他们会时不时地冲着员工大吼大叫。一名企业顾问还告诉我们:在诺基亚,想要告诉高管他们不想听的东西非常困难。因为如果这样做了,员工将面临被解雇或降职的风险。

其次,由于诺基亚的任务较重且注重绩效,因此高级经理人会害怕外部环境,且无法满足其季度目标,而这会直接影响他们对待中层管理人员的方式。尽管他们意识到,诺基亚需要一个更好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来与苹果的iOS对抗,并且他们也知道这需要花费几年的时间;但是在当时,诺基亚不敢公开承认自己的操作系统Symbian的缺陷,因为他们害怕会向外部投资者、供应商和客户展示出一种失败主义,进而失去他们。一位高级经理表示,“做一个新的操作系统,需要好几年的时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得不对Symbian保持信心”。这时候,没有人想成为那个传递糟糕消息的人。但是,当时高层管理也曾进行投资去开发新技术平台,并且他们坚信该平台可以与iPhone的平台相媲美。

“最高管理层直接被骗”

在诺基亚,高层管理人员通过暗示中层管理者不够雄心勃勃、且无法满足高层管理者的目标,进而使中层管理者害怕让高层失望。一个中层经理人曾经对他的同事建议,要挑战高级经理人的决定,但是他的同事说,“我没有勇气,我还要工作,要养家养孩子”。

由于害怕高层管理人员的反应,中层经理因此选择保持沉默,或仅提供乐观、过滤后的信息。一个中层经理告诉我们,“信息不会向上流动。高层管理直接被骗。我还记得有一个这样的案例:你在做一个表格,你的上级告诉你要将小数点移到右边(只是为了让表格更加美观)。然后,你的上级将这个表格提交给了高级管理层。在这种情况下,每个人都知道表格出现了问题,但是我们都在想,‘为什么要把这告诉高级经理人呢?即使告诉他也没什么用。’并且,我们还公开讨论了这种选择。”

在诺基亚内部,存在一种地位文化——即每个人都想要保住权力,以免资源被分配到其他地方;或人们担心自己一旦传递糟糕的消息,或显示出不够勇敢、不够有野心,来承担具有挑战性的任务,那么自己就会被降职和抛弃——这种文化让公司内部的恐惧氛围愈演愈烈。

创新萎缩

综上,诺基亚内部高层管理者对外部的高度恐惧,和中层管理者对内部的高度恐惧,导致了这两个群体出现了观念上的分歧,进而在“诺基亚多久可以推出一款新智能手机、并研发高端平台,以赶超iPhone”的问题上,他们无法达成一致。鉴于来自中层管理人员的乐观信号,高级经理毫不犹豫地推动他们更加努力地工作,以赶超苹果——毕竟,高层管理者只需要提出更高的目标。由于担心诺基亚失去其世界霸主的地位,以及出现薄弱的财务业绩,高层管理者对中层管理者施加压力,让他们迅速研发出新的触屏手机。在我们的采访中,他们也承认了这一点。一位高层管理者说,“我们对Symbian软件组织施加的压力听起来不可思议,那是因为我们所面对的商业现实是如此紧迫。毕竟,你必须要有东西可卖吧!”

一位来自MeeGo组织的领导者,也就是塞班系统的下一任接替技术平台的领导者说,“我们向上级表示,想要开发新的手机,我们需要至少六个月的时间。但是高层只是说,‘快点动起来,你们必须要加快进程’。”

除了口头压力之外,高层管理人员在人员选择上,也施加了压力,要求申请者能够更加快速地工作。后来,他们向我们承认,他们确实更加喜欢那种具有“能做”态度的新鲜血液。

综上,这让中层管理人员过度承诺,但结果是达不到承诺的效果。一个中层经理告诉我们,“你越早承诺一些东西,或者是承诺地越多,那你获得的资源就会越多。这有点像做买卖。”但是,由于高层管理人员缺乏技术能力,这使得诺基亚的状况雪上加霜;并且,在目标设定中,这还会影响他们如何评估技术限制。

正如一位中层经理人向我们指出的:在苹果,其高层管理者都是工程师。他说,“我们让一切变成商业案例,并用数据来证明什么是好的;而在苹果公司,它们则是以工程师为驱动力量。”高级经理也向我们承认,“在诺基亚公司的高层管理团队中,根本就没有真正的软件专家。”

最后一击

结果,诺基亚不惜耗费大量资源和精力去开发能满足短期市场需求的新设备,导致无法开发出能与苹果相竞争的操作系统。

因此,诺基亚高端手机的质量逐渐下降。在2007年,诺基亚推出了N95智能手机,这款手机具有各种音乐功能、GPS导航、大屏幕上(尽管不是触摸屏)、以及完整的互联网浏览功能。并且,其软件也很快被大众所接收。它是一次成功,但是很快就出现了严重的质量问题。

2008年,诺基亚推出了第一款触屏手机5800,其价格比 iPhone要低。这是一次商业成功,但由于软件开发上的问题,它实际上相当于“迟到了一年半”。2009年,N97的推出推翻了iPhone,但诺基亚的一位高级经理也承认,这款手机“在质量方面是一次惨败”。

2010年,诺基亚又推出了一款触摸屏手机,也就是所谓的“iPhone杀手”,但比预计上市时间晚了一年;此外,该系统可用性较低,根本无法与IOS和安卓系统进行竞争。一年后,新上任的首席执行官斯蒂芬·埃洛普(Stephen Elop)决定,诺基亚从其他地方购买软件或许会更好,并在2011年与微软结盟。正如我们所知,这一举措加速了该公司的衰落,并且在2013年微软收购了诺基亚的手机业务。在短短六年内,诺基亚的市值下降了大约90%,并一直在1000亿美元上徘徊。

尽管具有巨大的研发实力、技术实力和远见——诺基亚的专利产品如今每年仍可以产生约6亿美元的收益,这些收益主要由其蓬勃发展的竞争对手支付,比如苹果和三星,但是,诺基亚最终还是失败了,这要归因于其内部政治因素。简而言之,诺基亚人削弱了诺基亚,从而使得公司越来越容易受到竞争对手的削弱。当组织各个层级都弥漫着恐惧氛围的时候,组织的低层就开始转向保护其资源、保护自己以及他们的部门;换句话说,就是害怕伤害到他们自己的个人职业道路。而高层管理者也没能通过合适的方法,激励中层管理人员,并且他们自己对于公司正在运行的东西也一头雾水。

尽管适度的恐惧或许是健康的动机,但是不加限制地使用恐惧就像滥用药物,它具有产生副作用的风险。为了减少这种风险,领导人应该了解并适应集体员工的不同情绪。正如Huy在其他研究中所指出的,那些能够识别不同集体情绪的领导者,被视为有效的变革型领导。这种领导者通常可以在他们的组织中,开发一种集体情绪能力。并且,如果管理人员可以为员工提供有效的方法来解决恐惧,那么它可以成为一种有效的动力。诺基亚的高级管理者本应该鼓励员工之间更真诚、更安全的心理对话、内部协调和反馈机制,并进行角色建模,来了解组织内部真正的情感分布图。这样,他们或许就可以更加有效地评估,在组织内部什么是可行的,什么是不可行的,最重要的是,针对这些问题应该怎么做。

本文由未来学人独家翻译自Insead Knowledge,点此查看原文链接。如若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及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并禁止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