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企业只关注两件事:规模和速度

中国互联网企业只关注两件事:规模和速度

很多中国企业、西方独角兽都采取了相同的策略:先具备规模、再考虑总收入和利润。但这种模式能够持续下去吗?

最近我花了一个星期访问中国的企业,试图尽可能多地了解这个国家的数字化转型和潮流。我觉得,中国和西方在看待数字化方面有几个显著的不同点。具体内容如下。

我访问了像“滴滴出行”这样的大公司(中国地区内优步的竞争者,近期获得苹果公司10亿美金注资)以及中型企业和新成立的公司,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中国数字化企业的高管只重视两件事:规模和速度。其他都是次要的。简单来说就是他们想要发展得非常大且非常快速。

考虑到文化因素,我们可以把它比作中国的围棋,与相对复杂的西方游戏比如说国际象棋不一样,围棋是一种简单的领土争夺战。谁在最后控制了大部分面积的棋盘,谁就获得胜利。今天中国数字化行业的情况就和围棋差不多。

规模和速度增加了中国生活的趣味性。然而争夺空间也牺牲了商业中很多传统的方面,如总收入、利润和严谨的经营方式。低息借款、大规模组织增长和友好的政府政策事实上掩盖了大量经营中出现的弊端。

不幸的是,不止中国企业出现这种情况。很多西方独角兽(市价大于等于10亿美金的私营企业)也在采取相同的策略:先具备规模、再考虑总收入和利润。Facebook和谷歌已经向大家突出展示了这种商业模式是如何成功的。但是,这些都是例外。像Snapchat、推特和领英这样的企业虽然已经具备了一定规模,但是仍难以建立牢固的商业案例。其他很多企业已经经历了失败,或在失败的路上。

事实上,失败的阴影一直存留在西方数字化企业的脑海中。很多人都记得90年代的网络泡沫及其随后的垮台。他们即使没想那么远,也忽略不了2007-2009年的金融危机。今天西方的技术投资者们(谢天谢地)开始把关注的重点放在了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上。

相比之下,中国的企业只知道发展和成功。中国没有经历过网络泡沫的破灭,金融危机对其而言只是西方世界的沧海一粟。中国的发展一直在持续,没有出现减慢。中国的商业并不惧怕失败,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痛苦。这种环境有利于创新,不会犯错误。今天中国产生了大量的创新成果,但是这也有可能导致经济发展过于莽撞。

模范起不了作用。在中国,成功的数字化公司巨头影响非常深远。举个例子,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在中国备受尊敬,这一点我在访问其公司总部时感受颇深,其总部在杭州,这个城市在中国的城市等级里离上海、北京和深圳只有半步之遥。

毫无疑问,阿里巴巴令人印象深刻。它体现了中国企业追求的速度和规模。这个公司靠无偿提供极佳的服务发展起来。在中国,它允许买家和卖家在淘宝市场上免费交易,以此击败了易趣(eBay)。没有什么能竞争得过免费服务。即使是在今天,从各种市场上交易的商品和服务总量(最近一个季度1130亿美元)而言,阿里巴巴的总收入极少(最近一个季度37亿美元,而亚马逊是290亿美元,谷歌是180亿美元)。

我遇到的中国的企业和企业家们总认为阿里巴巴是成功典范。阿里巴巴规模大、发展速度快、有利可赚。问题是它能赚到钱实际上依赖于其规模。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中国的BAT巨头)在中国赢得了围棋比赛。规模效益的确重要,但不是每家企业都能具备这么大的规模。这三家公司成功的原因在于它们的利润虽然微薄,但是其交易数量可观,抑或是因为它们可以用一些领域的有偿服务贴补另一些领域的免费服务。然而,中国消费者越来越习惯于低价格、免费服务和大幅度折扣,这加大了其他企业与这些巨头竞争的难度。

这种情况不会一直持续下去,不是吗?我已经呼吁西方数字市场进行改正,中国也该这样。然而,中国和西方有一点不同,而且这个不同点是反对改变的。那就是政府公然把钱投入商业部门。在我近期的访问中,我听到了很多地方、地区和国家政府机构补贴劳动力和租金,并提供低息贷款的事例。我访问的企业中几乎没有一个在盈利。一些企业似乎对这个问题感到非常困惑。只要政府支持这些企业,它们就会继续存在。

对生意漫不经心的态度、诱人的奖励、对企业基本原则一知半解,这三点混合在一起是非常危险的。中国数字化产业的发展历程的确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但是如果没有慷慨且持续的政府干预,这种模式难以持续下去。

本文由未来学人独家翻译自IMD Business School ,点此查看原文链接。如若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及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并禁止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