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融服务转型中,医疗保健系统可以学到什么?

美国的医疗保健系统正在经历着一场颠覆性转型,转向以价值为基础的付费模式,促使提供商对其患者和付费者更负责任。随着整个系统的参与者争先恐后地进行调整,他们应该细致地考察一下金融服务行业。过去20年间,金融服务一直在经历着类似的转型,提高了公开性和责任性。原有金融服务公司面临着巨大的文化和运营挑战。但是,随着投资者掌握了通过互联网访问大量信息的方式,做出了更明智的决策,金融服务除了发展之外别无选择。为了应对这样的形势,这些公司做出了三大重大转变:(1)将服务转化为产品;(2)提高便捷性,同时降低成本;(3)利用大数据提供定制化顾客解决方案。

在基于价值的转型中,医疗保健组织应该追随这些先锋领袖。

将服务转化为产品

目标日期型基金能让人们能够方便地为自己的退休生活投资。客户只需选择计划退休年龄,购买相应的共同基金,享受动态的终身资产配置带来的好处。在目标日期型基金出现以前,随着退休日期的来临,人们必须咨询自己的财务顾问才能更改金融投资组合中的资产配置。目标日期型基金将资产配置从一种需要年度面对面讨论的服务转化为一种“买完就不用管”的产品,不仅降低了成本,还提高了便捷性。

医疗保健领域的Omada也采取了类似的将服务转化为产品的方式。他们将互补的医疗设备、服务、支持打包成一个整体出售给员工和健康保险计划,帮助人们减肥、降低2型糖尿病或心脏病的患病风险。人们注册Omada的产品时,他们会获得无线浴室电子秤、计步器、健身带和卷尺。顾客还可以通过智能手机app与健康教练结对,指导他们制定一天的健康与保健决策。Omada将设备和服务与一个设计精良的数字平台和服务体验整合到一起,创建了一种连接参与者与临床效果的有效产品。

“围绕大众生活而设计”的电子药房PillPack将管理多种处方的复杂业务转变成了一种方便易用的产品。它向用户发送定制化药包,标明服用日期和时间。其移动端app会向顾客推送提醒,提供全天候顾客服务。Pillpack将处方管理从一系列繁冗、孤立的服务转变成一种简洁的产品,减少了去药房的次数,消除了药品分类和计量,降低了药品遗漏或剂量错误等风险。

提高便捷性,同时降低成本

在以前,如果你想与经纪人会面,必须进行预约,而且要在上班时间去见他。不过,今天的在线经纪人使得顾客可以在家里随时管理自己的投资组合,比起传统经纪人成本更低、操作更方便。

随着在线经纪人开了虚拟金融服务的先例,远程医疗也通过视频等数字技术将病人和医生连接在一起,让患者可以在家里方便地获得医疗保健服务和教育,不论白天还是黑夜。2014年,超过1000万名消费者受益于远程医疗,保险机构越来越多地接到这类请求,因为它不仅为会员提供了便利,而且比诊室就医更经济。

利用大数据

Mint将来自银行、经纪人、信用卡公司等不同来源的金融信息整合到一起,让用户对自己的财务状况有了全面的了解。基于这些数据,Mint为汽车保险、信用卡、个人退休账户等金融产品和服务提供了定向货币管理建议和广告。利用对2000万用户进行数据分析得出的洞见,Mint可以向个体顾客高度定向地推荐与其财务目标一致的金融产品。

类似地,史隆凯特琳癌症研究中心与IBM沃森、奎斯特诊断公司合作,将大数据分析应用到癌症诊断和治疗中。确定了肿瘤患者的基因组之后,沃森会对大量不断发展的临床实验和医学文献数据库进行检验,应用领先肿瘤学家创建的规则,找出对患者的靶向治疗方案。

过去20年,金融服务日益以消费者为导向。今天,医疗保健正追随效仿。但是,将掌控权交到投资者手里、让他们独自主导不是一个好主意,驱动消费者在没有专业支持的情况下自行做出卫生保健决策也非良策。和在金融服务行业一样,医疗保健行业的有效消费化需要协同合作。

本文由未来学人独家翻译自Harvard Business Review,点此查看原文链接。如若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及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并禁止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