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辛格健康系统如何利用大数据拯救生命?

盖辛格健康系统如何利用大数据拯救生命?

盖辛格健康系统公司于2015年部署了一套名为“统一数据架构”(UDA)的IT系统,利用UDA的大数据功能可以追踪、分析患者治疗效果,探索基因组序列和临床医疗的关联,并实现了患者医疗保健数据和供应商网络的可视化。

从零售业到航空业,各大行业都在利用大数据。不过,虽然健医疗保健行业拥有丰富的数据,大数据分析的前途也一片光明,但是该行业在使大数据发挥作用的道路上依然步履维艰。大数据应用的障碍主要有:患者信息受到法律保护;缺乏技术人才;医院和诊所为争夺大数据工程师而战,因为他们的技术技能将有可能应用于整个行业。

不过,盖辛格健康系统(Geisinger Health System)于2015年部署了一套名为“统一数据架构”(UDA)的IT系统,人们由此可以将大数据整合到现有的数据分析和管理系统中。我们利用UDA的大数据功能追踪、分析患者治疗效果,探索基因组序列和临床医疗的关联,并实现了患者医疗保健数据和供应商网络的可视化。盖辛格UDA是医疗保健领域内最大的定点照护实践应用,数千个CPU每小时能处理、产生数十万兆字节的数据。

早在1996年,盖辛格就是最先采用全功能电子病历(EHR)的公司之一。从那时起,临床医生就可以认真地将患者信息输入HER用于支持患者医疗。但是EHR集成了多种数据源,要想从中提取有意义的信息一度十分困难。由于传统数据库的缺陷,在实践中很难从数据中获取潜在的有益信息。原有的数据分析系统无法适应新的数据类型,例如非结构化的、任意文本的患者记录,因为它不像传统数据库那样有整齐的行和列。虽然行业中存在用统一的EHR系统替代最佳临床系统的趋势,但是大多数医院依然保留了一大批相互连接的辅助系统,最终还是独立地获取数据。

仅仅通过EHR追踪患者只能是管中窥豹。患者还会到卫生保健系统以外的诊所就诊,而且患者大部分时间都处于卫生保健系统之外。他们所到之处都会留下数字信息,不论是杂货店及其顾客忠诚度计划还是智能手机及其应用。在取得患者同意的前提下,我们可以获取并集成其中的一些数据。我们的UDA提供了一个公共数据空间,用于快速整合从选定的内外部渠道中收集的信息。处理不同渠道获取的信息以及集成、存储大量数据的能力,使得UDA具备了得天独厚的优势,解决了传统卫生保健数据系统难以应付的问题。健康信息交换机的集成信息、临床部门系统(例如放射科和心脏科)、患者满意度调查以及健康保健应用让我们从纵向上更细致地了解患者。

虽然盖辛格团队还在将数据源转移到UDA,但是我们已经获得了几项早期成果。

“闭环”计划。患者通常都会被准许入院进行初步诊断治疗,不过他们往往存在其他的健康问题。例如,一位车祸后昏迷的病人会被送进急诊部门进行身体成像,检查内部损伤。医疗队必须找出最严重、最致命的疾病,有时不得不处理影像报告中发现的偶发但重要的问题。医疗队遗弃的,UDA可以收集起来。

盖辛格会把所有的临床记录和诊断影像报告收录到UDA中。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我们可以扫描2亿份报告;我们会对这些丰富的数据(这些数据比传统数据系统中受到行列限制的数据更广泛)实时进行自然语言处理。在我们对任意文本的影像报告进行分析时,意外检测到很多患者的腹部主动脉血管瘤都已经大到危及生命的程度,但他们却没有制定任何后续计划。我们找出风险最高的患者,在恰当的时机为他们进行手术。这一计划已经挽救了诸多生命。

败血症的早期侦测及治疗。对于脓毒症或者败血症患者来说,早期侦测及治疗是一件生死攸关的大事。在利用UDA减少和管理败血症的实践中,我们发现了两个机遇。第一,识别败血症重要指标显现的时间范围,例如生命体征、化验结果变化等;第二,在一个地方方便地查看所有败血症患者信息的能力,包括患者的化验结果、药物治疗、生命体征以及在医院内不同场所的移动。

UDA将来自不同信息流的各种数据整合到一起。这一系统是专门为收集稍纵即逝的实时生理数据而设计的,比如为病重的败血症休克患者测量血压。在血培养过程中,还可以记录中间结果以及抗生素开具处方和使用的时间数据。使用这一工具的供应商一贯遵循正确的医疗协议的可能性增加了一倍(提高了40%至90%)。通过追踪、汇总、整合所有败血症患者数据,我们相信我们不仅能够降低院内获得性败血症的发病率,还能提高对该疾病的管理水平。

手术成本和效果。在整个医院系统中,手术成本和效果存着在诸多差异。再加上少量即时成本和效果数据,卫生保健系统很难确定最优做法,也无法开展理想的改造项目。目前,我们的UDA大数据平台按照不同的手术类型和供应商来追踪、整合手术供应链数据和临床数据。从最小的医用海绵到几千美元的药物治疗或设备,各种医疗用品我们都会进行追踪。数据模型还会追踪手术室的浪费现象。成本和效果数据将根据供应商和手术类型进行整合。这为外科医生和管理者提供了一个重要视角,让他们得以从成本和效果的角度评估自己的表现。这还直接形成了新型精益供应链创举,让我们对自己的医疗用品使用模式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使我们能够与供应商达成更有利的协议。

当我们看到患者被推往急诊室时,我们会想到临床医生所掌握的信息帮助他们为患者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对于UDA的其他好处,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由未来学人独家翻译自Harvard Business Review,点此查看原文链接。如若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及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并禁止发言。